您当前的位置:秀洲首页 > 人文秀洲  >  长虹桥  >  原创作品
当我们熬夜的时候 我们在谈论什么
2018年10月26日 09:06 来源:嘉兴日报 简 儿

  ※欢喜记 

  念师范的时候,最讨厌的人是宿管员。那个管老太,经常在熄灯以后,在寝室走廊走来走去,若是听到我们聊天的声音,就笃笃笃敲门,简直像个女特务。所以刚熄灯不久,整个宿舍一片寂静,等到管老太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尽头,我们六个女生齐刷刷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偷偷聊起天,聊的都是某个长得很帅的男生或老师。

  经常聊到的是隔壁班一个名字叫谭晨辉的男生,会打篮球,会写诗,大家暗地里叫他一帅。有时说到他对我们之中的某个女生有意思,被说的某某哎呀一声尖叫,忸怩道,才没有呢,实则心里高兴坏了。

  还有一个地理老师,人长得儒雅,又极其风趣,会讲笑话。有一次他上台表演,哈哈哈大笑了三声,那三声大笑令我记忆犹新。另一件事则是:有一次上大课,我正在底下开小差,谁知他忽然点名让我回答问题。一百多个学生的大教室,我低着头,红着脸,木头似的呆立着。谁知,他用极富磁性的嗓音轻声说,这位同学,大概我刚才没把题目说清楚,我再重复一遍啊……然后笑盈盈地望着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只熟透的红柿子。索性豁出去算了,脑瓜一动,胡诌了一通,谁知他竟表扬我答得好。这下,倒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后来,这位儒雅帅气的老师考上了公务员,去了一个县旅游局,后来还当了局长。有一次遇见他,谈起这桩事,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当然,他亦不晓得,他曾经是女生午夜谈话节目的男主角之一。

  有一个夜晚,不知怎么发了大兴,与一个女同学坐在教室里彻夜长谈。记得是夏天,教室内异常闷热,后来两个人走到紫藤花廊下,每人卧于一条石凳之上。女同学跟我聊她的父亲痴迷下棋,一下棋就忘记了吃饭,她母亲经常在大街上找他,像押犯人似的押他回家。那个呆子父亲,一边走一边冲下棋的老头喊:“等着,明天咱们再杀一盘。”人一旦一迷上什么,吃饭啥的倒成了不重要的事。

  女同学说,妈妈气得要跟那呆子离婚。大约,女同学的父亲,与阿城小说里的王一生有的一拼。我倒是暗地里挺羡慕女同学有这么一个父亲。人生难得是痴迷,大约能干出什么事的人,总有一股子傻劲。聊至后半夜,越聊人越清醒,两个人决意索性聊到天亮。无奈身上痒起来,抡起手掌一拍,呀,掌心里一大把都是蚊子,一不小心两个人成了蚊子的大餐。

  那一晚,最后还是不争气地去敲了管老太的门,管老太骂骂咧咧起来,质问我们这么晚回来,去了哪儿。好说歹说,才放我们进了寝室楼。我和女同学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和衣而睡,没睡几个小时,又爬起来,洗个脸,照样生龙活虎地去操场上晨跑。

  十八岁的我们,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哪像现在的我,只要超过十二点睡觉,第二天爬起来,一脸菜色,脑袋昏昏沉沉,什么事情也干不了。

  十几年过去了,那个管老太如果还健在的话,也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妪。不晓得为什么,我有时很想念她。虽然她总是一副对我们凶巴巴的样子,但那时与我们终日为伴,抵得上一个亲人。记得有一次,底楼一间寝室溜进了一个变态狂,摸女生的大腿,管老太听到女生尖叫,冲进去一把揪住那个变态狂,对他又捶又打,恨不得把他杀了剐了。后来,她把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女生抱在怀里,像妈妈一样陪着她,哄着她。

  那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成为一则青春记忆:恐慌的我们起先蜷缩成一团,躲在被窝里,絮絮叨叨说着话,不久,睡意袭来,很快一个接一个坠入了梦境。

  岁月老早就告诉那一群傻女孩: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恐惧不可以消除,没有什么灾难可以让老天坍塌下来。

  

  

  结婚以后,老公有一拨高中同学,隔一段时间聚会一次。

  年轻时,吃过饭,一群人闹哄哄去KTV,拎一打啤酒,一字排在茶几上,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直至一醉方休。有时从KTV出来,东方既白,直接去斜西街吃小笼包。清晨的白雾中,一拨人团团围着一张方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等小笼包出笼。那真是青春最美好的记忆了。

  男人们添油加醋说着少年往事。譬如某一日翻学校围墙,看见一个老师的身影,正想开溜,却见到滑稽的一幕,原来那老师卡在围墙上下不来了,遂把他拉下来。后来那老师权当作没看见学生翻墙一事。又譬如,某个会篆刻的男生,印了电影票,每次去看电影都蒙混过关,那男生一路念到博士后,当了某大学书法老师,不久前,赴意大利作了一个艺术讲座。今日之成就,不知是否有那张电影票的功劳?

  现在的我们,熬夜是不大行了,每次聚会,照例先吃饭,再去一个幽静的茶室,喝喝茶,聊聊天。那天老公的同学泡了一壶十五年的老白茶,拿着茶杯让我们挨个闻,看看是什么味。不是花香,也不是泥土香,倒是有一股陈味。这陈味,说穿了就是白花味。如同某样吃食用纸包起来,在潮湿的地方放久了,长出了白毛和霉斑。又仿佛冷不丁打开一只旧衣箱子,一间旧仓库,扑面而来的一股灰尘气。

  陈味可不就是这样子的么。一件物品在时光中搁久了,渐渐蒙了灰,暗结了蛛网。有一天,打开来时,那与世隔绝的东西忽然重见了天日,那早以为是忘却了的、尘封在记忆深处的旧时风月,又齐刷刷地回来了。它们依然完好无损,包在一只淡黄色的牛皮纸里。由一双素手轻轻解开,形状仍是过去的形状,质地也没有发生一丝改变,甚至色泽依然饱满绚丽,简直还是和昨日的一模一样,真有点百感交集呢。阳光下发生了多少新鲜事,对于它们只道是寻常,使人疑心,一切轰轰烈烈的爱和恨,人与事,不过都是水波上划过的痕迹罢了。

  陈味是旧时光的香气。经过了漫长的岁月,那素朴不尽全然是素朴,安静也不尽全然是安静,连余烬也不尽全然都是余烬。要说起来,那滋味恰是温和中带了一点幽远,苦味里怀着一点甜。那甜也是稍纵即逝的,在舌尖上似有还无的,轻轻一卷就过去了。而随着时光愈发绵厚起来的反倒是那苦味,一点一点地,攫取了你的心。

  这样从光阴里一起走来的一拨人,才能坦诚相见,无须交际和应酬,不怕醉态毕现,亦不怕原形毕露。于是就一杯接着一杯喝起来。茶亦如酒,喝多了使人醉。那醉却是薄醉,使人生出淡淡的欢喜。

  有一年大年初一,喝了茶以后到我家,拿出一箱烟花,到楼底下,点了火,一拨人小孩子似的仰着头往天上看。我心中暗自寻思:这烟花绚烂,也不及流年绚烂。

  如果可以,我但愿永远留驻在那一刻旧时光里。

  至于陈味,说到底,还是那旧时光的香气。在流年中日渐氤氲,挥之不去。你可想象时间老人是何等有耐心的工匠,他一点一点地,把一件件平淡无奇的东西打磨成了珍品。美酒,酽茶,友情,还有我们五味杂陈的人生,不都是他的杰作么。

  

  

  说起熬夜,有一年和草一起在杭州参加一个培训时,一个住在城西的朋友,隔三岔五来找草和我,晚上去吃海鲜大排档。隔着万千烟火与灯火,我看见人海中一张张光怪陆离的脸。直至大排档打烊了,才晃晃悠悠地起身,穿过河边的一排老房子,回到旅馆内。

  那一阵,几乎一边上讲座课,一边趴在桌上呼呼大睡,晚上去吃宵夜,回来熬夜写稿子,很是过了一段晨昏颠倒的日子。

  至于聊了些什么,大多已经忘记掉了。只记得那个杭州的朋友,在喝了一打冒着气泡的啤酒以后,像个哲人似的说了一句话:“世上所有的夜晚,都比白天更美丽。”

  是因为到了夜晚,世界终于安静下来了么。那些汽车、摩托车、市井喧嚣之声,忽然统统沉寂了下来。昏暗的街灯下,马路、楼群,两旁的行道树,皆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那些锋芒与锐利褪去,心中的迷茫、失落、钝痛与隐伤,也暂且消失了。绯红色的黎明即将于黑暗的边缘喷薄而出。

  当我们在熬夜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的一次熬夜,是灯灯从武汉回来。我们在揽秀园一间包厢吃饭。那个包厢有一个玻璃窗,窗前有个湖,一湖烟雨,人犹如跌进了画卷里。草妹妹、刘梦和倪妮姐都来了。那天灯灯穿了一件白衬衣,脖子上挂了一条银项链,巴掌似的小脸显得愈发秀气了,不过神情举止仍是昔日那个女侠。这两年移居武汉的她,几乎天天在草地、湖畔旁游荡与闲逛,人也沾染了草木的气息,变得沉静与淡然了许多。

  一拨人喝酒、聊天,把想念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噙在眼眶里。已经多久没有这样肆意地放纵自己的情感了。我们相知、相交了将近十年,在彼此在人生最好的时光里遇见,因此格外珍惜这一份缘。

  夜里,两点钟,独自在街上拦车。迎面吹来一阵潮湿又略带热气的风,倦意深深地袭来,似乎依偎着一根路灯的柱子就可以睡着。

  黑夜巍然屹立。四周空无一人。以至于有一小会儿恍惚,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想起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

  “夜,两点钟:月光。火车停下。

  火车静止不动。

  两点钟,遍地月光,几颗星。”

  人生一世,难得熬几个夜。

标签:原创 责任编辑:平彩娟
分享到:

秀洲区新闻网络信息中心 - copyright © 2009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573-82721592

举报邮箱:xzwxb@xiuzhou.gov.cn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ICP备09103386号  浙新办[2009]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