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秀洲首页 > 人文秀洲  >  长虹桥  >  原创作品
走眼
2018年8月10日 08:51 来源:嘉兴日报 周晓明

  ※小小说

  我在某大型超市门厅里的珠宝首饰专柜已经站了两年多。柜台前经过的各色人等,哪些是诚心来买东西的,哪些只是随便看看,在我眼中,基本可以断个八九不离十。为此,在身边这个并不起眼的珠宝首饰销售圈内,我得了个“火眼金睛”的雅号。

  这可不是吹牛,而是由无数实践所证明了的。比方说,你可以通过看顾客的进门路径来判断他们的目的。如果顾客进来后直奔珠宝专柜来,那他们十有八九是诚心要来买点什么。你也可以从顾客的动作表情来确定对方是否将成为自己的主顾。那些两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眼神到处乱瞄的人,绝对只是在消磨时间或看个新鲜。真正要买的顾客,目的性都比较强,他们会在某个专柜前驻足,俯身低头,反复比对细看,良久后,一般就会让你拿出其中某款来试戴。

  与对面另一家首饰店的漂亮服务员相比,我总会给人一种太过散漫甚至有些冷漠的印象。相比之下,你再瞧对面那位,只要过来一个客人,人家半秒也不会耽搁,赶紧迎过去,机灵地追随着客人的目光,从手镯介绍到钻戒,又从挂坠推销到手链,口水溅了一柜台,结果,人家走了一圈,连半个字都没吐,转身就离开了。于是只好眼巴巴朝着人家远去的身影投去幽怨悲愤的一瞥,或者干脆不清不楚地骂上几句解解气。随后转头,又开始满怀期待地寻找新的目标……

  说实话,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我是不屑干的。面对顾客,无论是诚心的还是来打酱油的,我都不会立即迎上去。先让他们自己看,不想买的自然不希望营业员过去打扰。想买的,也要等人家看准了目标,产生了明确的购买意向时再出手,以省掉许多无谓的口水。因为我深知,在顾客漫无目的的挑选中,营业员的絮絮叨叨只会让人徒增心烦意乱。

  我当然也不会傻到等人家向我开口了才采取行动,那会显得太过怠慢。一般情况下遇到潜在的准顾客,我人虽然不动,但会时刻关注他们的动向,只要发现对方有一点想要的念头,比如说准备抬头向我说话了,或者看我的眼神一下子聚了光,我准能在他们开口之前及时迎上去——往往这时候我都能从顾客的眼神中看到一丝丝并不太显山露水的欣赏——然后,便自然而然地听从他们的指示,从柜中取出某个首饰双手奉上。而且,面对顾客们一次次更换、试戴、欣赏、评论,无论多久,也绝不表现出半毫的不耐烦。在试戴的过程中,我偶尔也会锦上添花地夸上几句——绝对不能夸太多,好话说多了就显得假,别人反而不信了。

  因此,虽然对面的美女整天忙忙碌碌马不停蹄,奖金却比我少多了。对此,我心中不无得意。

  那天中午,正好是个周末,超市里格外热闹。不远处的肯德基和水饺店门外排了很长的队伍。我的柜台边也站了不少人,有几个还在挺认真地朝柜台中的首饰张望着。只有我清楚地知道,这些人中没一个打算在这里掏钱的。因此,我仍旧淡定地坐在柜台内的小吧椅上,心不在焉地刷着手机。

  这时,超市门口的一对母女吸引了我的视线。看两人的打扮,应该是近郊的农民。老太太十分清瘦,使得身上那件老式斜襟灰蓝外套略显肥大。她的头上盘了个细细的发髻,虽然大部分已经花白,但梳得一丝不苟。这样的装扮,如今在农村也极其少见了。女儿个子也不高,微胖,齐耳短发,黝黑的皮肤在那件深绿暗花外套的陪衬下,显得更黑了些许。两个人正在轻微地拉扯着,动作幅度并不大,但仔细观察之下,仍不难判断出女儿想出去,而老人则执拗地要进来。这女儿似乎也不敢太用力,几个回合之后,老人明显占了上风,两个人从门口挪到了里面。瞧这架势,竟是往我这边来的!

  没错,应该是想来买东西的。但是,情形并不乐观,老人看上去想买,但做女儿的估计不太情愿掏钱。既然如此,这桩买卖注定是做不成的。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老一少的表演,心里颇为老人惋惜。谁让她生了这么个女儿呢?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是那位老人,看到自家孩子这般不情愿,怎么也不会再坚持了——何必自讨没趣?

  两人很快到了柜台前。我依旧不动声色。

  “今天一定要买个手镯再回去。”老人果然操一口浓重的方言。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我还是很容易就听懂了。

  “手镯太贵,这次我们不买了,哦,等以后钱多了再来买。”女儿的话有点像哄孩子。哼,等以后钱多了再买,真是个好借口!我在心里暗暗冷笑。有多少钱才算多?老人家还能活多久,等你有了足够的钱,人家怕也没有机会戴了吧!

  “这次我不听你的!”老人的声调提高了不少,语气里满是坚持。唉,这位老太太,连自家孩子的推托都没听出来,我也真是服了她了。等着吧,后面有得她气受的。

  “小姑娘,这个镯子几钿啊?”老人指着柜台里一个雕工式样都极新潮的手镯问我。这可有点出乎我意料了。不过,既然人家问了,无论买与不买,我都要客气招呼的。但我还是忍不住提醒她:“奶奶,这个手镯太花式,适合年纪轻些的人戴。如果您诚心要买,我觉得边上这个更适合您!”

  “我就是要买这个年纪轻的呀。”老太太笑眯眯地说。

  还真是个不一般的老太太!我有些后悔刚才的多言了。闭上嘴,把那个手镯拿了出来。

  老太太从盒子里拿起镯子,端详了一阵,又放在自己手边比划了一下,笑着摇摇头。然后,一把抓起边上女儿的手,把手镯套了上去。

  “妈,我不要!”女儿用力扯脱手上的镯子,不好意思地朝我笑笑,把镯子放回了盒里。

  啥,是当妈的要给女儿买手镯?我顿时有些发愣,面前的两位若是各拿掉二三十岁,这个场景就合情合理了。可现在这样,怎么看都有些奇怪吧!

  “不行,一定要。”老太太固执己见,重又拿起盒中的镯子。

  “我不要。”

  “要的!”

  “不要!”……

  眼看一场拉锯战即将无休止地展开,我心里却在默默地为那只手镯的命运担忧——这么精贵的东西,可别让这娘俩给扯坏了。

  还是老太太主动停了嘴,她不再理女儿,转而问我:“小姑娘,你快讲,这个镯子到底多少钞票?”

  “八千六。”我回答。听到这样的价钱,老太太不被吓一大跳才怪呢!

  “啊,这么贵啊!”吓了一跳的是女儿。

  老太太倒是淡定得很。她把手伸进裤兜,掏出一个鼓鼓的小布包,放在桌上。小心翼翼地把布角一个个揭开,随后,一刀卷在一起的百元大钞出现在我们眼前,很厚,估计万把块的样子。

  “妈,您哪来这么多钱啊?”女儿吃惊地问。

  老太太嘿嘿地笑起来,深深的皱纹里竟透出一丝调皮:“用我的银簪子换的呀!我以前一直不知道这个簪子还能卖这么多钱。早晓得这个,造新房子那年死活也不能让你把陪嫁的金器卖掉。你嫁到我家,福气没享到,尽吃苦头了。现在我有点钱了,这点是一定要补给你的。”哦,原来这两位不是母女,是婆媳啊,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妈,要说苦头,家里有谁比您吃得多呢?要戴也该您来戴。我不喜欢这种东西,用不着。”媳妇拉住婆婆的手,仍企图阻止她付钱。

  “傻,这个戴着多好看啊!别再说了,一定要买!”说着,开始一张一张地点钱。

  “给,八千六。小姑娘,你再点点。”

  我接过钱,数了数,又从里面抽出六张一百的,还给老太太:“奶奶,今天您运气好,这款手镯打折。”

  “是吗?好,好!”老太太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看着两个互相挽扶离开的身影,我陷入了沉默。

  “火眼金睛”的我,这一次居然看走了眼。不过,奇怪的是,我竟一点儿也不难过。

标签:原创 责任编辑:平彩娟
分享到:

秀洲区新闻网络信息中心 - copyright © 2009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573-82721592

举报邮箱:xzwxb@xiuzhou.gov.cn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ICP备09103386号  浙新办[2009]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