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秀洲首页 > 人文秀洲  >  长虹桥  >  原创作品
那个对你最好的老师
2018年7月6日 09:14 来源:嘉兴日报 李庆芳

  ※小小说

  最近的一次同学聚会,王老师成了同学们的靶子。班里以往成绩最差但是现在钱最多的高同学叫得最响。他袖子捋得高高的,脸涨得红红的,一杯杯地灌已经半头白发的初中班主任,嘴里还念念叨叨的:成绩差的不一定没出息,成绩好的也未必有出息,对不对?

  王老师明显已经高了,面对高同学的攻势,他毫无招架之力,只嗯嗯地回应。高同学指着对面一直微笑的清:可是你那时候眼里只有大班长,太不公平了。

  清终于忍不住,绕着桌子过去抢下王老师的酒杯,对高同学说,我跟你喝。一杯干尽,清看定高同学:老师喜欢成绩好的学生,这跟你们男人喜欢漂亮女人一样一样的。请问那时候,你为什么不喜欢我,而喜欢英?

  英是当初我们班里最漂亮的女生,而清那时还只是一只尚未发育的丑小鸭。男生们都围着英转,但是老师们却一个个地都喜欢清,尤其是王老师。

  其实清小升初的成绩并不好,只是班里的十几名。可是不知怎的,王老师就一眼认定清就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所以一上来清就被钦点,做了大班长。事实上,清没让他失望,初中三年,包揽了每学期的年级第一名。清想过,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聪明,也没有那么努力,只是因为老师看得起,激发了内在的潜力。

  王老师是个退伍军人,永远仿佛都是一副“一二一二”走正步的笔挺身姿。冷峻的脸孔,也是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他是清的班主任,教过语文、化学、体育、音乐,也不记得他的课究竟上得有多好,但有个情形是一直忘不掉的:如果看到有谁做小动作的话,他马上就一个粉笔头,刷地飞过去,很准,估计是在军队里练打靶练的。也因为这,大家对他都有点怕怕的。

  清不怕王老师,许是仗着他对自己的喜爱。记得那时候他总喜欢摸摸清的头,拍拍清的肩,清那时似懂非懂的,有着很古怪的两性观念,对他这一举动很是反感。她暗地里跟好朋友庄说,王老师是个色鬼。王老师那时已经结婚了,他老婆,清见过,很漂亮。这也让清很疑惑,有这么漂亮的老婆,王老师怎么还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这件事,清现在想起来还很好笑。

  王老师虽然喜欢清,但对清同时也是很严格的。记得有一次期末考试,清提早了近一个小时出了考场,转角遇到他,他马上责问,你不好好检查检查,一定考100分了?清吐了吐舌头,一溜烟跑了。后来成绩批出来,清果然考了100分。这件事情让清得意了很久。

  初三的时候,班里转来一个庄同学,据说成绩是蛮好的。王老师把清找到他办公室敲边鼓,可别让人家超过你去。后来庄同学果然有几次测验考过了清,王老师就急得跟什么似的,每次都会找清去谈心。清一直想不明白,都是他的学生,他怎么地就这么厚此薄彼?

  初中三年是清记忆中最辉煌的三年,也是最开心的三年。一帮同学,呼来拥去,似乎每天都在干坏事:去农民的地里偷瓜摘豆,欺负身体有残疾的同学……终于有一次,因为玩得忘了时间,清这个班长匆匆地将垃圾一股脑儿扫到讲台下面,应付校长的卫生检查。王老师黑着脸,把清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足足训了有两堂课的时间。临了,他悄悄塞过来一块折叠地方方正正的手帕,让清擦眼泪鼻涕。这块手帕有没有还给王老师,清已经忘了。但是后来,清每次看言情小说,看到男主人公掏出一块手帕,上面有古龙水的味道,就会想到王老师……

  临近中考的那段时间,清开了点窍,和隔壁班的华同学眉来眼往。但是,王老师却跟华同学的班主任金老师较上了劲:因为一个市级三好生的名额,金老师推荐了华同学,王老师推荐了清,两个人在办公室吵,竟然闹得跟乌眼鸡似的。后来,清得到了这个名额。因为这个,金老师很多年都没理睬王老师。二十多年过去了,王老师聚会的时候说起此事,依然气不打一处来:华同学,怎么可以跟清相提并论?虽然华同学目前比清出息多了,但是看来在王老师心里,清依然是唯一的,不能比。朦胧酒意中,清看着王老师已然苍老的脸孔,感动,惭愧,各种滋味一起涌了上来……

  离开王老师后,清去了市里重点高中。到了这里,清才发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清再也没有考过第一名,也再也没有一个老师像王老师对她一样好。清收敛起轻狂的心,拼命地读书,写作业,苦学数理化。为了升学率,清也不管自己喜不喜欢,去读了自己并不感兴趣的工科,然后迷茫着毕业,纠结着跳槽,在目前的工作岗位上,混那么一口饭吃吃。

  在那么多年中,清只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回去看了一趟王老师,具体情形也都忘光了。在大学里,倒是和王老师通过几次信,他信里仿佛很颓废的样子,对清说老师之间的倾轧,对前程的迷茫。那时候,清隐约地还有点失望,想王老师怎么这样,一点也不是记忆中阳光的模样。及至自己踏上社会,渐渐理解了王老师的无奈,但也仿佛不再有心情,去看离得并不是很远的王老师。

  只在最近几年,高同学在非洲发了迹,回来后联系这个联系那个,终于组织起了一次聚会,清也再次见到了王老师。他依然还是二十多年的样子,只是头发白了,皱纹多了。

  饭桌上,清一直微笑着,听高同学讲在非洲的事情。几个当年的差生,也讲起常常去看王老师的情形。王老师点着头,笑着,一杯杯地喝酒。时而,王老师的眼神看过来,清依然感觉得到20年前的那份关切。

  清倒了一杯酒,跑到王老师身边坐下,问王老师,现在还在教书么。王老师说,早退二线了,就干点杂活,等退休。接着王老师对清说,你毕业,上班,跳槽,我都知道,我每天都看你编的节目,说得可好呢。

  清的眼泪突然就来了:原来自己还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小丫头,被王老师像父亲一样地关心着。

  若干年前,清曾经看到过一句话:最记得老师的往往不是成绩好,被看得起的学生,而是那些最让老师头痛的差生。

标签:原创 责任编辑:谢冬妹
分享到:

秀洲区新闻网络信息中心 - copyright © 2009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573-82721592

举报邮箱:xzwxb@xiuzhou.gov.cn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ICP备09103386号  浙新办[2009]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