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秀洲首页 > 人文秀洲  >  长虹桥  >  原创作品
雪天泡温泉
2018年2月9日 08:59 来源:嘉兴日报 万小红

  ※在路上

  盼了多日的雪,终于没有辜负人们的期望,如约飘然而至。人们欣喜若狂,仿佛迎来一个集体狂欢的节日,朋友圈里的人个个成了吟诗颂雪的高手。

  这让我不禁想起2016年的第一场雪。

  那场雪,在人们经历了期待、失望之后,出其不意地姗姗而来,制造了一个特大惊喜。漫漫长夜里,雪天使悄无声息地把大地装扮成了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那么纯洁,那么羞涩地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人们好久没见到白雪皑皑的场景,不禁兴奋起来。

  朋友建议:“我们泡温泉去吧!”

  我的第一反应,是忙不迭地回绝:“下雪天在室外泡温泉,不是疯了吧!”

  我其实还有个想法不好说出口——从没去过公共浴室的我,很难神情自若地穿着泳衣出现在他人的目光里。

  “下雪天泡温泉,那才有意境呢!”

  拗不过她的热情,我终于勉强答应。

  第二天傍晚,几个女人冒着严寒,带着对雪天泡温泉的诗意遐想,一路唱着《我爱你,塞北的雪》,雌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来到景点,遇上一拨刚出来的上海游客,从他们笑盈盈的脸上,读到了惬意的心情。

  上得楼去,我左顾右盼,扭扭捏捏地换上泳装,也不敢低头仔细打量新泳装是否合身,赶紧披着一件厚厚的浴袍来到楼下。一掀开门帘,外面的冷空气就窜了进来,让人倒吸一口凉气,冻得真叫一个透心凉,差点惊叫起来。不知是快要天黑,还是袅袅上升的雾气遮蔽了我的视线,没看到池中有人,只有蒸腾的水汽在水池上空飞舞。隐隐听到远处凉亭传来一阵阵男女的说笑声,但几棵桂花树挡住了我的视线,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恍惚间,好像来到了瑶琳仙境。

  环顾四周,偶尔路过的人也是紧裹浴袍,小跑着躲进了楼里。犹豫了一会,终于,我裹紧身上的浴袍,缩头缩脑地来到池边。那漫天飞雪不断飘然而下,想要和池水来个亲密接吻,却不由自主地旋转、飞舞,最终融化在雾气的火热怀抱中。我仿佛看到那源源不断的雾气热情地向我招手,心一横,脱了浴袍,跨进了池中。

  没曾想,那池水有点烫,使得我又条件反射地逃了上来,可是,冻得受不住,又跳回池中。

  如此几个回合下来,对水温有了适应,整个人蹲下去,慢慢让池水漫过腿部、腰部,瞬间,一股暖流袭上全身。漫到胸部时,我已失去了重心,像水中的浮标,东倒西歪。等到水漫过双肩,我已经有种要溺水的感觉,呼呼地喘着粗气,手脚不听使唤地飘来飘去。不会游泳的我,想在池中比划几下,却冷不防呛了一口水,咸咸的,有点海水的味道。

  在同伴们善意的哄笑声中,我只能乖乖地不再折腾,闭上眼睛用心感受。

  飞雪触到眼睛的一霎,一丝生冷感透过眼皮浸到眼球,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伸出双手迎接飞雪,它在手心待了那么一刹,就欢快地变成一滴小水珠融在手心。同伴们的笑在我眼前飘过,黑色的头发,洁白的雪花相映成趣。静静地享受这难得的惬意时光,感受泉水从毛孔滋润到我的全身,渗透到我的心里。脸蛋越来越红,身上也越来越暖和,完全没了当初下水时的怯意。

  我们在清水池中泡了一会,有人提议去花香池再试一下。于是,我们像个孩子般跳跃着换了阵地。随后,大家又陆续泡过了玫瑰花池、茉莉花池和金银花池。此时,天色完全黑下来,周围一片静谧。飞雪不知何时起小了起来,没有了之前漫天飞舞的气势,只有零星几片雪花还在表演优美的舞姿。

  朋友说:“现在你总感受到了下雪天泡温泉的意境了吧?”

  我笑着使劲点点头,不忍出声破坏这诗情画意的情境,心里却在默默祈祷:让雪再下大一点,再大一点吧!

标签:原创 责任编辑:谢冬妹
分享到:

秀洲区新闻网络信息中心 - copyright © 2009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573-82721592

举报邮箱:xzwxb@xiuzhou.gov.cn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ICP备09103386号  浙新办[2009]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