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秀洲首页 > 人文秀洲  >  长虹桥  >  原创作品
帽子的故事
2018年1月12日 09:02 来源:嘉兴日报 简儿

  ※欢喜记

  

  女友戴了一顶贝雷帽,穿一件呢大衣,像民国女子。

  女友把贝雷帽戴到我头上,拿出镜子照照:很奇怪的样子。女友说,你的脑袋太大了么,还是眼睛太小了?都不是。只不过这贝雷帽不适合我。世上的东西,都讲究一个缘分。我和那顶帽子没缘分。于是那顶好看的帽子,戴到我头上,也变成了一顶丑陋的帽子。

  其实我不喜欢戴帽子。大约小时候戴帽子太多了的缘故。我妈在帽子厂上班。我妈把一些做坏掉了,缺个边,少个角,奇形怪状的帽子拿回家。这些奇形怪状的帽子,就戴到了我和弟弟的头上。

  我特别讨厌那种荷叶边的太阳帽,扭扭捏捏,娇里娇气。我喜欢蓝白灰的鸭舌帽,酷酷的,把帽檐压得低低的,遮住大半个眼睛。我和弟弟一人一顶鸭舌帽,像两个特务,潜伏在人群中。

  后来,帽子厂倒闭了,我和弟弟也没有帽子戴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瞧着彼此空荡荡的脑袋,十分想念当特务的日子。

  再后来,我几乎忘记戴帽子这一茬事了。直到有一天,遇见一个写诗的女孩,戴一顶鸭舌帽,英姿飒爽,好看极了。可是不知怎么回事,我戴鸭舌帽一点也不好看。我长成了一个圆脸蛋的女孩。只有那种宝塔形的绒线帽,似乎还可以戴一戴。

  可是只有冬天才能戴绒线帽呀,于是,我迫不及待地盼望着冬天快点到来。冬天来了,戴一顶宝塔形的绒线帽,搭配一件蓬松的羽绒服,再穿上一双雪地靴。走在大街上,再凛冽的寒风,吹过来亦一点也不觉得寒冷。

  也许我心里,一直住着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一顶宝塔形的绒线帽,是那个小女孩的装束。难怪,后来我的脸越长越圆,眼睛越长越大。我长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一个大眼睛、白皮肤的女孩子。

  长长的黑头发,编了两条麻花辫,垂到绒线帽两边,再戴上一幅黑框大眼镜。我无比迷恋十八岁,那个伫立在雪地里的女孩。

  我喜欢冬天的原因之一么,当然是因为可以戴上一顶绒线帽,蹦蹦跳跳走在雪地里。要是冬天不下一场雪,那还叫什么冬天嘛。

  总之,那个记忆里的冬天,下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雪。雪把世界变成了一个童话。那个伫立在雪地里的女孩子,穿了厚厚的棉服,戴了一顶黑色的绒线帽,像一只毛茸茸的小熊。黑漆漆的眸子,笼了淡淡的雾。那时,她知晓这世上必定有一个王子,驾着金光闪闪的马车,载着她驶向童话中的城堡里去。

  不过一个转眼,少女变作少妇。昔日那一辆金光闪闪的马车消失不见了。王子变成了一个平庸的丈夫。不免有点惘然惆怅。幸好有了孩子,她的孩子,也已初长成一个少女,及到她额头。她不知孩子会长得这么快,亦不知岁月这一辆马车会驰得如此迅疾。

  少女揶揄她,老妈,一把年纪了,还戴这么卡通的帽子。她生了气,有谁规定年纪大了,就不能戴卡通帽子?少女立马拍她马屁,妈妈永远十八岁,有一颗粉红色的少女心。

  她心里当然明白,十八岁永不会再重返。那个雪地里的女孩,已经成为记忆中一帧旧照片。她自己也差点认不出她的样子来了。只认出那顶黑色的绒线帽,边缘绣了一朵小小的红玫瑰。那一朵红玫瑰,在时光中仍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标签:原创 责任编辑:平彩娟
分享到:

秀洲区新闻网络信息中心 - copyright © 2009版权所有

举报电话:0573-82721592

举报邮箱:xzwxb@xiuzhou.gov.cn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ICP备09103386号  浙新办[2009]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