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秀洲首页 > 人文秀洲  >  长虹桥  >  原创作品
八月桂花香
2017年10月13日 09:12 来源:嘉兴日报 简儿

  ※欢喜记

  听说满觉陇的桂花极香。

  满觉陇,初听这名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据说是因了有一座晋代的寺,至北宋,改了名字:满觉院。满觉啥意思?就是圆满的觉悟呗。

  据说那一座山寺旁,沿途的小径上,总共栽了七千多株桂花树。桂花开时,纷纷如雨,故有满陇桂雨之称。

  想必,那样的画面是极美的。

  秋天,最美之事,莫过于桂花开了。起先那香气还是幽微的,若有若无地钻进鼻子里。要循着香气,才能觅到那一株桂花树,伫立在人家的庭院里。那一个小小的庭院,因了一株桂花树,变得雅致起来。

  不过几天工夫,忽而就开得铺天盖地了。小区的园子里,马路上,巷子里,弄堂深处,到处都是桂花的香气,简直满城尽是桂花香了。

  人有些恍恍然地,走在香气里,一颗心也变得多情而温柔起来。

  八月桂花香。

  我爸在院子里摘桂花。粗粝的掌心中,一捧淡黄色、娇柔的花朵。我家的小院里,栽了许多树,橘子树,石榴树,海棠,桂花。皆为我爸所栽。

  桂花开了。我爸打开电话说,闺女,回来不?

  好啊。

  好像我回去是看桂花的,不是我爸。

  这香气闻着教人要醉呢。我爸说。

  可不是嘛。满院子皆是桂花的香气,使人沦陷在一场秋天的迷魂阵里。

  人间有味是清欢。清欢两个字,说的就是桂花吧。桂花的香气,清新、淡雅、清冽、素净。仿佛雨后的青草地。恋人身上的芬芳。闻之使人喜悦、安然,继而生出沉醉之心。

  捡几朵桂花,藏在衣服袋子里。走到哪里,香到哪里。

  我爸搬了一只小板凳,在廊檐下晒桂花。金色的花朵,很快萎缩成一团,变成黄褐色。

  晒干的桂花,可以泡茶,取一小撮,放进青花瓷杯。萎谢的花朵,忽而绽放开来,犹如一个梦。

  秋日宜喝一盏桂花茶。香味浓郁,汤色明亮。据说古代宫妃御女服用桂花茶,身上会散发一股淡淡香气。故而称之为“香身”。

  在桂花树下,泡一盏茶,与两三知己,慢慢地喝,细碎的花朵落到茶盏上。

  这样的日子,是我所欢喜的。

  那天回乡下,在千亩荡畔的一只露台上喝茶。给我们泡茶的是一名居士,大家叫他本证师兄。师兄穿一袭布衣,随身携带了一只布袋子,里面装了一套陶瓷茶具。取出来,分别是六个茶杯,一罐茶叶,一块木头,一束檀香。先净手,摆茶船(那块木头)再焚香。

  袅袅青烟中,师兄沏了一壶茶。几个人慢慢地喝。顷而下了一场雨。师兄说,天赐良茶。遂捧了杯子去屋檐下接雨,状若顽童。

  周作人在《雨天的书》中写道:“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两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那么,且喝了这一壶茶罢,既得了这半日之闲,还有十年的尘梦。

  仍旧来说桂花。桂花可以做许多吃食,譬如:桂花糖,桂花酒酿,桂花糕。

  桂花糖:小时候的吃食,由货郎挑着担子挨家挨户叫卖,现在已经不见了踪影。

  桂花酒酿:一只蓝边碗里,几朵桂花浮于晶莹剔透的酒酿之上。单是看着就已经令人醉了,若是再吃上两盏,恐怕就飘飘然不知东南西北了。

  桂花糕:旧时光里,一只长方形茶几上,搁了一只提篮,提篮上盖了一块蓝印花布。揭开布,只见里面摆了四个碟子,每个碟子上各有一块切成菱形的桂花糕。

  桂花糕是如何制作的呢:把糯米蒸熟,用木槌捶之揉之,压成四四方方一大块,上面撒一层桂花,摆在案板上。想吃时,就切下一长条,切成小块。

  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起腻。只有桂花糕除外。

  我是极其爱吃桂花糕的。每次去逛月河,都要买上一块桂花糕。抱着一块桂花糕,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以为自己是倾国倾城的女子。

  我认识一个名字叫桂花的女子。身形修长,体态妖娆。桂花之名,似是与她毫不相干。但分明,桂花与她,皆有一股清冽之气。

  也许桂花吸引我的,便是这一股清冽之气吧。

  桂花簌簌开时,才始知秋天已至。

  人生无非是几十个秋天,几十场桂花开,桂花落。

  桂花落时,秋天已经寂寥。天地间充斥着一片肃杀之气,满地黄叶堆积,风一卷,飞到半空中去。

  早上醒来,揽镜自照,头顶上冒出一根白发。起先还甚是惊心呢,不曾想,这一根白发冒出来之后,继而是一茬茬,再也止不住了。

标签:原创 责任编辑:谢冬妹
分享到:

秀洲区新闻网络信息中心 - copyright © 2009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ICP备09103386号  浙新办[2009]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