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秀洲首页 > 人文秀洲  >  长虹桥  >  原创作品
我的明信片
2018年5月11日 08:58 来源:嘉兴日报 黄 莺

  ※在路上

  

  我的蜗居里,有一组金黄色的楠竹书柜,用来存放多年累积的杂志和书籍。其中一格比较特殊,里面整齐摆放着的是一沓沓明信片,陈旧的,簇新的,单张的,成套的,不一而足。它们来自五湖四海,都是时间长河里一份弥足珍贵的礼物,伴随我从青葱到不惑。

  最早的明信片,来自北京,它跟随旅行回来的爸爸来到我面前,放在临窗的书桌上。雄伟的天安门,精致的颐和园,幽静的故宫,高矗的华表……我时常在夜晚做完功课后,独自在橘黄的台灯下一张一张仔细欣赏,试图从纸质画面中发现更多美好的细节。一间凉亭,一处城墙,或者一枚红叶,都让年少的我心生憧憬,无限神往。

  爸爸说:游山玩水,来日方长,哪天学业有成,想去哪,都不是问题。我好像一直没什么远大的志向,像只慵懒的蜗牛,不急不躁,在自己的世界里缓慢爬行。这番简要的鼓励,让我忽然明白:行万里路,原来是件惬意的事情,各地的明信片,浓缩着最美好的景致,可以收藏起来,慢慢回味。因为明信片的出现,我对远方的期待慢慢变得绵长,也慢慢变得浓稠。

  那时的小镇,沿河街道上有一家杂货铺,经营各种零碎的物件,小到针头线脑,大到锅碗瓢盆,五花八门。店家经商颇有头脑,铺子前设了个露天小摊,售卖生日卡笔记本之类的东西,和同龄的孩子一样,我也时常流连驻足。

  有一天,在琳琅的物品中,我看到了一套崭新的明信片。包装封面非常清新,湛蓝的天空,轻盈的云朵,成片的芦花在风中飞舞,底下是漂亮的行书:有云的日子。那时的我,对于诗歌十分痴迷,汪国真抒情的诗句,在我课余的摘抄本上比比皆是。这套诗配画的明信片,令我如获至宝,顺理成章成了我的新伙伴。

  我把这份意外的惊喜偷偷藏在被褥最下面,生怕不安分的弟弟染指或者破坏,有时候自己想浏览,也是左右环顾,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谨小慎微。其实弟弟早就洞悉了我的小秘密,对于我私藏的明信片,他也一样欢喜不已,只是怕我多心,所以一直闭口不提。

  许多年后,无意间聊起这件事,弟弟揶揄说:我姐的心眼啊,比针尖都小,棉线也穿不过去……我并没辩解,只是报以歉意的微笑。憨厚的弟弟其实并不会真的计较,这种调侃,说到底,不过是对往事的怀念而已。

  异地求学,同学们之间保持联系的方式,除了书信,就是明信片。校门口的传达室,时常有学生在窗口探着头轻声询问:“大叔,有没有我的信件?有没有我的卡片?”收到的人,雀跃着跑回教室,没收到的,有些闷闷不乐,失落的表情一览无余……我也是其中的一分子,很安静地等待着远方的来信,假如有一枚小巧的明信片飘然而至,那肯定是愉悦的一天。

  清幽的南湖畔,S同学孜孜以求,为梦想中的大学奋发图强,废寝忘食;陌生的徐州,Z同学投身火热的军营,站岗放哨,勤学苦练;W同学不改初衷,时常幻想着独自旅行,向往着三毛般不羁的生活;Y同学情窦初开,对自己隐秘的暗恋烦恼不已,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小小明信片架起空中的桥梁,收藏着太多陈年往事,明媚与忧伤,快乐与失落,跌倒与爬起……如同一部青春小说,缠缠绕绕,记载着我们成长的痕迹,那样轻盈,却又那样隽永,就像席慕容的诗歌: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这段记忆就像散落的珍珠,一串一串,温润而有光泽,经年之后,璀璨依然。

  某个早春,和燕子一起漫步西塘。热闹的景区里遍布各种文艺的店铺,我却独独钟情于烟雨长廊下的“慢递店”。满墙的明信片,锁住了我的目光,卡通的很可爱,黑白的很简洁,风景的很唯美,涂鸦的很个性……挑选了若干张,还是意犹未尽,干脆就着橱柜,在高脚椅上坐下来,一笔一画,认真写上祝福的话语,委托店家寄给远方的朋友。这轻薄的纸卡算不上礼物,但却代表了一颗真挚的心。我的问候,包含了身体的健康、工作的顺畅、家庭的和睦……细碎的话语适合情侣,简洁的话语适合朋友,友情的世界里,我写的你能懂,就是最好的默契。

  又一年初秋,游览武汉。东湖的浩渺,长江的壮阔,黄鹤楼的大气磅礴,户部巷的人头攒动,武大樱树后的飞檐琉璃,楚河汉街的流光溢彩……这些美不胜收的景点,身临其境固然重要,拍照留念也是不错,但包罗万象的当地明信片,才是最喜爱的纪念品,不容错过,更不舍错过。于是,返程的行李箱越发沉甸甸,除了采购的美食,风格各异的明信片占据了许多空余的位置,好像只有它们的陪伴,才算充实,不虚此行。

  去厦门度假也一样,脚步在游走,目光在搜索,哪里有明信片的身影,我就在哪里停留,好像有着天然的亲近。原本打算在鼓浪屿文艺一把,挨家挨户在明信片背后盖上不同的纪念邮戳,可惜事与愿违,节日的小岛拥挤程度远超想象,这项美好的计划,最终因为体力的损耗而不得不停歇。

  坐在饭店等餐的时候,看着玻璃窗外熙来攘往的游人,我的内心是哀怨而无奈的。叶先生安慰说:日子像芝麻一样多,哪天故地重游,陪你了却夙愿。可这重游,几年过去都没兑现。生活的忙碌,淡化了原先的浪漫,也磨平了远游的心,关于鼓浪屿的遗憾,也只有在闲暇时面对着明信片,才会隐约觉察到那份不甘,依旧潜藏在心底里,没有膨胀,也没有消失……

  作家张嘉佳说:“活着是需要坐标的,虽然回不去,可是看得见。”我很赞同这句话,明信片就是我的坐标,它们贯穿了东西和南北、现在和未来。如果有时间出游,我想去陌生的地方,在那里收集最漂亮的明信片,然后背回小城,安置在我的书柜里。等我老去,步履蹒跚,我可以坐在阳台的悠悠椅上,戴起老花镜,一张张地重温,一张张地回顾,那些走过的山川、大海、湖泊、村落……所有的经过,都闪耀着岁月的光芒,是驿站,更是重逢。

标签:原创 责任编辑:平彩娟
分享到:

秀洲区新闻网络信息中心 - copyright © 2009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ICP备09103386号  浙新办[2009]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