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秀洲首页 > 人文秀洲  >  长虹桥  >  原创作品
做“相帮”
2018年4月13日 08:59 来源:嘉兴日报 周晓明

  ※人间情

  村里海林小伯的儿子八号结婚。一个电话打来,无需关照什么就知道,这几天又得去做一次“相帮”了。

  “相帮”,顾名思义,就是互相帮助的意思。在农村,当有人家遇上红白喜事等,同村或邻居每家每户都会派出一个人前去帮忙,就叫“做相帮”。这个派出去的人也就是所谓的“相帮”了。

  以前乡下人办事请客,一般都放在家里。因为场面大事情多,光靠自家人的力量显然不够。于是,“相帮”应运而生。

  问过村里年纪最大的老者,老人家也说不清做相帮这个习俗是从何时开始的。只知道从他懂事起,他的长辈们就已经在这样做了,约定俗成,代代相传。没有谁会问为什么,远亲不如近邻,这么浅显的道理,大家都懂。于是,只要村子里谁家遇上事了,只要打声招呼,大家就会自动上门,听从主人家吩咐,直到整件事情完满结束为止。

  村子里公认能力最强威信最高的相帮,经常会被主人家邀请来做“总指挥”,其他人则听从指挥的调遣。力气大些的男人,往往会被安排干些重体力活,如借桌椅、布置环境等;女人们心细,洗碗洗菜之类的活自然全都包下了;精打细算的人则会被赋予买酒菜的重任;如果有一手高超的厨艺,不必说,当然要担纲大厨之职(不过一般情况下,为了让酒菜更味美些,主人家会另外请专业的厨师上门服务)。

  结婚那天,天还没亮,海林小伯全家就已经起来开始准备。大门一开,负责买菜的荣张大伯和桂林哥早就候在门口了。两个人推出三轮车,摸黑向着镇上菜场的方向出发。天一亮,海林小伯家已经热闹非凡。男人们开始到各家各户去借碗盆、热水壶、桌椅等,女人们则把借来的东西归类存放。有人开始烧水。水一壶壶开了,几个妇女过来,把热水壶一一注满,再细细地清洗从各家借来的碗筷。

  菜买回来了,三个年轻的女人开始洗菜。水泥场边上,两个有经验的相帮早已搭好简易土灶,大锅上架,洗好的几十个猪蹄髈被放进锅内,注满水。边上,另一锅羊肉也已就绪。厨师被请过来放调料。与此同时,已有相帮在灶下生火,粗硬的干柴堆得老高,火焰热烈地舔着锅底,就等着肉香翻腾的那一刻了……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时近中午,客人到得差不多了,相帮们开始摆桌,碗筷、饮料、烟、酒,一一放置停当。大厨终于开动,香气、水汽夹杂着“哧啦哧啦”的翻炒声从厨房门口窗口涌出来,馋得人直咽口水。

  很快,色香味俱佳的菜从相帮们的手里一盆盆被传上餐桌。客人们纷纷举杯,大快朵颐。而相帮们则只能站在边上看看,因为他们还要等候下一个菜的到来。等到菜全部上桌,客人们也大都酒足饭饱。此时,相帮们才有时间坐下来吃口饭菜。可惜菜已渐凉,早已失却了最初时的美味。纵是如此,他们也不能慢慢享用,因为客人们一走,他们还要赶紧收拾残汤剩碗,又是新一轮的忙碌……

  主人家自然知道相帮们的辛苦。因此事情办完之后,会专门设宴款待相帮,感谢他们的辛勤付出,俗称“谢相帮”。除了好好吃一顿,客气点的主人家还会再送上一些小礼:几包好烟,几盒好糖,还有亲戚们送来的蛋糕、糖糕之类。如果是办丧事,完事后还会送一双黑布鞋,几块毛巾,寄寓着感谢相帮们为此跑细了腿流尽了汗的辛苦。

  相帮,一个听起来平凡无奇的称呼,给予人的,却是世间最浅淡却又最温情的暖意。因为有了这份守望相助的约定,也就有了更多不惧艰难困苦的底气。

  可惜,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现在的乡下也开始学城里人,很少有谁在自己家中办事了。都是找个饭店,订上几桌几十桌,大家伙一起吃吃喝喝,买、汰、烧都由酒店包了,自己几乎不需要动手,既轻松又方便。于是,“相帮”也就慢慢不再需要了。也许再过若干年之后,“相帮”这一称呼,将永远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不过我们都愿意相信,一些形式和称呼可以随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但其内在的精神,终归是会继续留存下来的。

标签:原创 责任编辑:谢冬妹
分享到:

秀洲区新闻网络信息中心 - copyright © 2009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ICP备09103386号  浙新办[2009]24号